展開選單

網站功能選單

熱門關鍵字:

(快訊) 4/15前完成經典閱讀青春徵文投稿,獎金最高3000元~

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 收藏本數

    15

  • 投稿文章數

    15

  • 書摘

    13

  • 累積按讚數

    1

  • 受邀次數

    1

  • 瀏覽數

    188

  • 收藏文章數

    0

個人文章

投稿書評|亞力的問題

推薦指數:

2020.12.15 更新

第一部:從伊甸園到印加帝國
在第一章〈人類社會的起跑線〉,開頭是對人類的演化作一概述,從距離人類與遠親黑猩猩分化已經七百萬年,在四百萬年前、二百五十萬年前都有顯著的演化,人類站了起來以及腦容量變大,但還是使用粗糙的石器,再次的進展就是走出非洲大陸,到達各地活動、定居(印尼爪哇人、中國北京人)。五十萬年前人類的腦部又再次進化,成為「智人」,他們會使用交通工具到各大洲去,十三萬到四萬年前在西亞的尼安德塔人已經發展到接近現代人的形態。
在五萬年前是人類演化的大躍進,非洲和歐亞大陸出現了當時人類製作的工藝品,一萬年後也就是四萬年前這群人被稱為「克羅馬儂人」,在進化的同時,人類也在世界各地尋找可落腳之處,在經過三萬年的時間裡,整個生物圈因為人類的演化進步,以及在各處定居,而讓某些動物滅絕。在這章賈德討論了美洲大陸最早出現人跡的時間大概是在一萬一千年前的美國墨西哥州克羅維斯城的遺址(the Clovis site),而且,賈德繼續提出了「起步優勢」就是在一萬一千年前所開始的。
第二章〈歷史的自然實驗〉和第三章〈卡哈馬卡的衝突〉講述著同樣的概念,明明在同一個歷史時間軸之下,為何是某地方的的部落族群強過另一個部落族群?
在第二章中紐西蘭東方八百公里的查山群島(Chatham)住著一批莫里奧里人(the Moriori),與紐西蘭的毛利人不到一千年前都同樣是玻里尼西亞人,莫里奧里人到了查山群島過著狩獵-採集的生活,留在紐西蘭的毛利人則是發展了精密農耕。如同前述,地理區域是演化的最大因素之一,毛利人發展出了社會組織,擁有較多資源建立軍隊向外擴張,而莫里奧里人卻是過著原始的社會組織生活,事實就是如此殘酷,當毛利人向外尋求領土擴張時,莫里奧里人就成為了這個自然實驗室的犧牲品。賈德也舉了從新幾內亞到玻里尼西亞這接近赤道的島嶼鏈為例,依據島嶼的大小、野生動植物、周邊漁獲的豐盛、土壤的種類,造就這個島嶼上的人民是否有無資源力量可以組織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
第三章呼應了前言亞力的問題:為什麼是白種人來到我們的土地來統治我們?西班牙總督皮薩羅(Francisco Pizarro)在秘魯高原上的印加帝國首都卡哈馬卡,擄走了國王阿塔花普拉,並且領軍一百多人對抗印加帝國龐大的軍隊。為何不是印加帝國越過大西洋,領軍直指攻打神聖羅馬帝國,卻是西班牙總督在卡哈馬卡的廣場上俘虜了阿塔花普拉?賈德首先分析了兩個地區的資源擁有不同,進而影響對於科技技術的發展,航海技術帶著西班牙艦隊航行全球,來自歐亞的傳染病讓中美洲印第安人無法招架,中央集權體制和文字在國家組織上表現出的文化不同,當然了,在戰場上,武器強度和馬匹是占有相當重要的程度。
第二部:農業的起源與傳播
第一部分從人類的起源到因為地理位置的不同,而依各地資源發展出來不一樣的國家文明。再來第二部分就從農業的發展講起,以及農業對於地區發展(地理)的重要性。
第四章〈農業與征服〉講述農產社會比狩獵-採集社會多出更多的糧食,人口增加後可以有多餘的人口組織起來進行軍事活動、階層管理,而向外擴展,因此,「征服」和「農業」就連接起來了。
第五章〈如何在歷史上領先群倫〉講述地區文明的開始是來自於農業的發展,促進國家的形成後社會文化才會出現。使用放射性測年法(碳十四)來測量遺址的年代,早期考古學家使用此方法因為技術不良或是覆蓋物質而有混淆,直到加速質譜儀問是才能夠測出正確年代。賈德亦提出全球五個地區生產食物是完全獨立發展出來,分別是:西南亞(近東或肥沃月彎)、中國、中美(墨西哥中、南部以及鄰近的中美洲地區)、南美的安地列斯山區(包括亞馬遜盆地)和美國東部。這五個地區是食物生產的原生地,馴化了農作物、牲畜,也將農作物、牲畜流傳到其他地區。除了這些以農業為基礎而發展的地區,依舊過著狩獵-採集的生活,慢慢地發展,但與農業發展的地區相比較,孰勝孰敗已在前幾章見真曉。
第六章〈下田好,還是打獵好?〉敘述農耕必須花的時間多,為何人類選擇農業而放棄狩獵-採集?對於農業的出現,賈德認為這不是有意識的選擇,而且伴隨著狩獵-採集,定居與否亦非主要的條件。農耕有固定的收穫,養足固定的人口,也是營養的主要來源,若是加入了狩獵-採集則可以得到多餘的蛋白質、脂肪,不容懷疑的,農耕成為主流,取代了狩獵-採集,有五個因素 :1.野生食物變稀少。2.野生動物與家生動物的消長。3.生產糧食的技術不斷改進。4.人口密度增加與農業興起的雙向關連。5.狩獵-採集族群和農民的邊界地區,有決定性的影響。
接下來第七章〈杏仁的前世今生〉、第八章〈蘋果不馴誰之過?〉、第九章〈斑馬、不幸福的婚姻與安娜‧卡列尼娜原則〉,以及第十章〈大陸軸線:歷史的伏筆〉講述以地理位置有無動、植物資源去馴化,再以大陸(洲)的軸線而互通有無,產生了現今社會的樣態。
人類在演化成智人後,再經過數十萬年成為現代人的這個過程中,在人口不多時,農業生活的進展以種植原生種的植物,人口越多時,開始擇善棄惡,留下對人類有幫助的良好基因植物,漸漸地馴化其品質,讓人類可以食用和使用,這個馴化過程也需要基因的突變再加上人類去發現種植,書中就舉了杏仁、豌豆和某些果樹與核果類為例子。
馴化過程也需要一些助力,地區的地理氣候、當地人的喜愛以及是否有益於當地人的生活,這幾個因素也造就了植物馴化的速度,以及多樣性的呈現。賈德就舉了肥沃月彎跟新幾內亞和美東做比較。
動物的馴化過程就與植物不一樣,至今僅有十四種大型哺乳類動物 成為人類馴化所用,原因在於不是人類的問題,而是物種本身的問題。如同第九章的標題,「斑馬」始終不被人類馴化成為家畜所用,其他也不被人類馴化的哺乳類,賈德提出了六大原因 :1.飲食,因為生物質量轉變的困難,幾乎沒有肉食哺乳類動物馴化當作食物。2.發育速度。3.人工環境中繁殖的困難。4.凶殘成性。5.容易恐慌的性情。6.社群結構。
最後,討論各個農業地區的傳播流通是因為大陸軸線和分布的樣態,橫向的歐亞大陸因為緯度的相同,氣候相似且較無高山地型阻礙,因此在傳播速度上占了優勢;反觀美洲大陸,狹長的形狀,緯度從北半球到南半球的分布情形,氣候是多樣而不利動植物傳播流通;非洲大陸則是有沙漠氣候阻礙了傳播;地形和生態障礙對於某些大洲的影響特別顯著。
讀完了這本書的前言、第一、二部分之後,開始對於人類社會的形成有了完整的輪廓。過去曾經讀過費爾南‧布勞岱爾(Fernand Braudel)的《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 ,其中第六章〈技術革新和技術落後〉講述西方的壯舉:遠洋航行。描繪遠洋航行,意味著這時期除了有航海技術之外,也有著「地圖製作」的技術(麥卡托和蘭伯特的投影法),對於15至18世紀此時期的強權國家而言,國內的政治成熟、經濟富饒之後,其會開始向外拓展版圖,或者是藉由外交的理由,進而掠奪他國的資源。因此,隨著航海事業的發展,航道的拓展,地圖的製作開始受到重視。
這可以和這本書的第三章「卡哈馬卡的衝突」作呼應,也是賈德和亞利所要尋求的答案。擁有「技術」的背後是經過了多少次演化以及衝突才形成的,人類社會就是如此,歷史的形成絕非是偶然,也是存在著必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