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功能選單

熱門關鍵字:

(快訊) 歡慶高中生平台上線 高中生大作家熱情募稿中 投稿即贈25元E-Coupon!

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重點活動

「蹲下去像流氓,站起來像教授」 呂秋遠想對十七歲的自己說:「我盡力的沒有辜負你的期望」

十七歲的呂秋遠會有煩惱嗎?當時最令他開心的又是什麼?

該是當今台灣最會幫人解決「人際關係」的呂律師告訴我們:當時最困擾他的問題就是──人際關係。

「渴望被認同,還有希望可以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但是都我沒有,當然很困擾。」

「最開心的事情,大概就是自己雖然很愛玩,但是功課還是維持不錯,保持在讓同學很驚訝的狀況,他們都以為我一定是作弊才能考這麼好!」

這樣狂的回答,這樣狂的十七歲,關於過去與現在,他又是怎麼看自己呢?

 

還記得自己十七歲時的樣子嗎?可以形容一下他是個怎麼樣的少年?

大概就是缺乏自信與過度自我,綜合起來的樣子。這個孩子極端想要被認同,但卻總是做出一堆蠢事。希望自己是文藝青年,但是卻只有青年,沒有文藝。大概就是在跌跌撞撞的年紀裡,希望自己成績可以到台大,但是又極端渴望五專的生涯,因此不斷的在矛盾之中尋求救贖而已。

這張十七歲的照片背後的故事,因為自己是直髮,所以在高二時去燙髮,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好看」。自己也會刻意穿便服上課,過著被教官糾正、記警告的生活。當時流行聯誼,許多高中生也會跟五專生聯誼,當時我們跟台北商專聯誼,地點忘記在哪裡了,應該是登山,然後就留下這張照片。

 

是否有十七歲時做的決定,讓你很後悔(或讓你覺得很慶幸),因為這個結果仍影響到現在?

應該說,在十七歲前比較重要的決定是──我自己選擇了念建國中學而不是台北工專,如果選擇後者,因為我很討厭工科,說不定我現在會是個表現很差的工程師。至於十七歲當時,應該說我下定志向,要當一個多樣化的人,套句當時對自己說的話:「蹲下去像流氓,站起來像教授」之類的樣子。

 

當時十七歲的你,影響你重大的書有哪幾本?是否有一套自己奉行的哲學?至今仍沒有改變嗎?(或改變了)

因為參加社團的關係,當年念的書,圍繞在存在主義,例如叔本華、卡夫卡、卡謬、尼采等等。這些人的著作其實很灰暗,例如異鄉人、瘟疫、變形、城堡等等的小說,都在試圖傳達人存在的無力感。然而也就是這部分,讓我往後在思考問題時,都會想到人的複雜性,不會純粹用光明面去思考,盡力去體會人的不得已。

 

當時有沒有哪一首歌,是您十七歲的重要標記?

蘇慧倫的「愛我好嗎?」是我當時印象最深刻的一首歌。我記得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在基隆市區的公車總站,當時要下車的時候,就在aiwa的隨身聽中,聽到廣播有這首歌。我承認,當時因為失戀,所以心都碎了。當時的偶像明星是蘇慧倫。現在也還是。

 

現在的你,如果可以回到過去,那你想對十七歲的自己說什麼?

「辛苦了,我盡力的沒有辜負你的期望」

 

給下一輪世代的青春備忘錄: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每天收到上百封陌生訊息的呂麗絲,發問的年齡層有下降的跡象,年輕朋友問的問題多半圍繞著什麼?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

青少年圍繞的問題,主要可以分為三大類。第一部份是人際關係,例如跟同學處不好,應該怎麼辦之類的。第二部分是愛情,談戀愛被家長反對,應該怎麼處理之類的。第三部分是家庭,例如跟父母處不好,或是父母有過多的期望,不知道該怎麼辦。

印象深刻的事情,大概就是有小孩子喜歡自己的老師,然後把他跟老師的對話貼給我看,希望我能解讀老師究竟怎麼想的。

 

給現在十七歲同學的十點建議?

(1)談戀愛是應該的,但是不要為愛癡狂。

(2)學業很重要,但是沒興趣就算了。

(3)盡量找出自己的專長,至少要把自己丟進適當的分類裡,例如社會組或自然組,不要因為別人的要求而做選擇。

(4)如果經濟許可,打工可去可不去,但是大學一定要去打工。

(5)多參加社團,這是培養一生興趣的好機會。

(6)跟同學的關係是自然而然的,如果不能配合,就不要勉強。

(7)可以反對父母的意見,但是手段不要激烈,你還是未成年人,聽聽別人的意見也好。

(8)要有自信,你是值得被愛的。

(9)多看書,而不是只有教科書而已。

(10)要思考,這年頭的新聞,很多都是胡說八道的。

 

給現在十七歲的同學點播什麼歌曲?

Angela Aki — 手紙~拝啓 十五の君へ

 

 

關於│呂秋遠

民國63年出生於基隆,畢業高中:建國中學。

所有的訴訟都來自人性的悲哀與無奈,而外表嚴肅、內心柔軟的呂律師,總是用同理心去了解每個當事人,讓所有委託人除了借重其法律專業外,也非常倚賴他的心靈鼓舞。在網路所發表的法律故事經常讓粉絲獲得感動與啟示,因此觸發律師出書的意願,希望更多人能藉此讓更多人感受並理解人生的無常與人性的脆弱!

 

關於新書,我想說的是……

台灣社會中,普遍會以「親情勒索」的方式來處理感情問題。當我們不願意犧牲付出,或是不能提供更多的情感,或許對方就會以「你不愛他」「他為了你付出多少」等等的方式來勒索自己,做出更多的付出,許多的罪惡感也源自於此。然而,我們真的有必要接受這些需索嗎?

絕大部分的答案都是未必的,只是我們不願意面對而已。

或者說,為什麼是增加決心?很多時候我們知道對方很糟糕,但是因為習慣於並不舒適的圈子裡,害怕改變,乃至於因為對於不可知的未來擔心,遲遲留在原地不動,青春也就這麼流逝。到了最後,不得已要面對問題時,才發現為時已晚。然而,時間早已偷走所有選擇。

如果讀者可以在這本書的幾篇文章中,得到某些想法的啟發,或許就可以立刻決定去做些事情,或是起身反抗,因為你總算知道,第一,你不孤單,而很多人跟你一樣。第二,你有權利,但很多人在壓榨你。在時機成熟時,或許你就會做出應該有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