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功能選單

熱門關鍵字:

(快訊) 新生照過來'⊙⊙' 青春博客來閱讀平台武功祕笈【入門篇】

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本季選書導讀

<文學/藝術/哲學> 哲學是為了思考對自己最重要的事

撰文:林盈志│大塊文化編輯部副總編輯

 

 

 

 

哲學開始於反省

哲學,聽起來是玄妙又難以觸摸的領域,就哲學史來說,有很長一段時期是這樣的,是每個年代最聰明的人,努力去思考人生於世的各種問題,找出前人論調的不足,想辦法創造更厲害的理論去解釋這個世界的樣貌。但到了十九世紀,都市生活興起,識字普級,閱讀與思考不只是往少數人的權利,哲學家們開始反省這些高深論證對人類實際生活到底有什麼幫助,產生了存在哲學。

 

判斷生命值不值得活,就等於答覆哲學最基礎的問題

「判斷生命值不值得活,就等於答覆哲學最基礎的問題。至於其他的,世界是不是有三維空間、精神思維分九種或十二種,都是次要的。」這是卡繆《薛西弗斯的神話》最開頭的一段話,也是彰顯其哲學思考走向實際面對人類生命最基礎問題的態度。被視為存在哲學重要人物的卡繆,他一再否認自己屬於存在哲學,他認為自己主張的是荒謬思考,鼓勵人類認知面對世界的荒謬感,但人們還是將其放在與同代哲學家努力正視人類生命意義的存在哲學路線上。

 

即使世界荒謬,人也值得活著

卡繆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對於生命的脆弱與熱愛有親身的感受。他的父親戰死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卡繆大學畢業後又遇到二戰爆發,他參加了反納粹的抵抗運動,他看到極權與戰爭對人性的傷害,而成長於地中海沿岸陽光下的經驗,讓他對生命的美好充滿熱情。這使得卡繆的思考與當時主流的巴黎菁英們大不相同,甚至後來被排拒,但卻讓許多讀者為之著迷,終於有人以熱情的鼓舞而不是冷峻的說教來傳遞哲學思考,即使世界是荒謬的,人更應該為此而熱情美好地活著。